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许你猎我心》许你一颗小心心小说 紧缚 许你猎我心SM

更新时间:2019-11-27 20:03:05

《许你猎我心》许你一颗小心心小说 紧缚 许你猎我心SM 已完结

《许你猎我心》

来源: 作者:安安 分类:婚恋 主角:夏澄,江盛衍

经典小说《许你猎我心》由安安所编写的婚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澄,江盛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夏澄能理解,维也纳与久约都是帝都排的上号的地方,两家开出的薪酬待遇也差不多,要择二选一真是头疼。 心里有一百万个维也纳的好,夏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澄能理解,维也纳与久约都是帝都排的上号的地方,两家开出的薪酬待遇也差不多,要择二选一真是头疼。

心里有一百万个维也纳的好,夏澄按捺住吹捧的心,识趣结束通话,“那好,巴尔先生,打扰了,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

放下电话,夏澄吐了口浊气。

大概是三个月前,钱一铭带她去过维也纳,处在青阳港湾的西餐厅,风景特别的好,当然,菜也特别的贵……

想起钱一铭,夏澄翻开微信,聊天记录停留在两天前,他说了很多,还说自己没生活费。夏澄给他转了一笔钱,回答的只有:嗯,啊,哦……

现在办公室还有陆菲菲和钱一铭的风言风语,时间长了,她心也空了,仔细琢磨,要爱情有什么用?

考虑到他新公司新环境不容易,夏澄也没好主动提‘要不各自静一静’的想法。

“夏澄。”

陆故仁不紧不慢走来,见她魂不守舍,指骨敲了敲桌面,“维也纳的李总想约你吃个饭,你回去准备准备。”

“啊?”夏澄抽回三魂七魄,错愕的看着陆故仁,后知后觉的起身,“好,我这就去。”

见客户这种事,自然要盛装打扮,不过不能太花枝招展。

只是,她就算想花枝招展,衣柜里的衣服也不给她这个机会,除了平常穿的西装,多半剩下一堆家居服。

高强度的工作,快节奏的生活,她基本上没有太多属于自己的时间,翻箱倒柜,可算找见一条浅蓝色的吊带。搭上丝袜,裹上羽绒服,踩上一双白色高跟鞋,妆容简约,提上包,在七点之前抵达了赫尔曼酒店。

按照陆故仁给的房间,被迎宾领着推开门,气派宽敞的包间里,一大桌子人已经就位。

“李总,晚上好。”她一眼看到坐在正主位的李婷郁,一个满头华发的妇人,维也纳创始人之一。

“小夏,来坐。”李婷郁招呼着夏澄,指着一干人道:“给你介绍下,这都是我们公司的得力干将,HR顾经理你应该见过了,这是OM小乔……”

夏澄尴尬赔笑,怎么也没想到李婷郁把维也纳各个部门的领袖都带来了。只觉得肩头的胆子压得更重了些,维也纳对这次猎人的欲望,强烈到无法想象!

错愕之余,她忙把羽绒服脱下交给了服务员,房间里的暖气很足,以至于额头浮出豆大热汗。

“夏小姐,听说上次你给尤娜猎了一名超出预期的销售经理,真是好眼光,我敬你一杯……”

夏澄名字称谓还没记住,一杯酒就送到眼前。

她酒量不是很好,能不喝酒的时候就不喝,可维也纳阵容这么强大,她也不好意思挡酒,只好硬着头皮,举起杯子。

“夏小姐,以后的事还希望你多多上心。”

一杯接一杯,理由一个比一个难以拒绝,一圈人敬下来,夏澄头晕脑胀,看人都是重影。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像是在战场上丢盔弃甲的逃兵,匆忙离开酒桌直奔卫生间去。

走廊的光幽暗,在她迷离的视线里变得光怪陆离,寻着标识牌往前跌跌撞撞,兀地撞到了阻碍物。

她反射性后退了几步,定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白皙的脸浮上红霞,她傻呵呵笑起来,酒窝迷人,唇红齿白,“江总,你……你怎么在这……”

江盛衍剑眉轻蹙,瞧着宛如不倒翁似的夏澄,摇摇晃晃,摇摇晃晃,似乎下一秒就要栽倒在地上。

“你喝了多少酒?”江盛衍薄唇抿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她一直以干练的姿态示人,倒是没见过她痴痴笑的傻劲,憨态可掬。

“多少,不多不多,就几杯。”夏澄手指比划着,回头望着包房,“客户热情,没办法。”

从她第一次千方百计的阻拦他只为给他一份资料,到现在混迹酒局喝到步伐蹒跚,始终都是一个人,身形单薄却在这个竞争激励的社会里拼尽全力。

江盛衍不是一个柔情的人,可是,看到她这样,心莫名的抽疼了下。

“你这时候应该去见巴尔,而不是在这里被灌酒,孰轻孰重拎不清?”他清冷的口吻,眼镜片下的眸子沉不见底。

夏澄一怔,对上他铁青的面色,迟疑了两秒,“江总,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

“不是。”江盛衍回答得不假思索。

“那你为什么过问我的事,我给巴尔先生通了电话的,他说他没想好!难道不该给别人思考的空间,强制性的让他接受维也纳的邀请,只会促使他反感而已!”提起这件事,夏澄不禁拔高音调,酒精的麻痹下,心底的烦闷全都宣泄出来。

“你就不怕有人捷足先登?”江盛衍打消了心底没由来的怜悯,眼风生冷,长腿迈开,绕过她就想走。

“等等!”

夏澄眼疾手快,猛地揪住了他衣袖,“你说谁捷足先登?陆菲菲?”

江盛衍不想与她再多说一个字,薄唇紧抿,用力抽回手。

谁知,夏澄本就飘飘然的,脚下不稳,往前一个趄趔,狠狠倒在了他怀里。

世界瞬间安静了……

夏澄紧攥着他胸口的领带,清晰感觉到他的身体僵硬的像一块石头。

她抬起眼,眯着眼缝,仰望着近在眼前的俊脸,竟然看到一抹绯云蔓延到他耳根,将他耳垂烧得通红。

“江总,你在害羞什么?”夏澄眯起眼打量,意图发现更多蛛丝马迹。

随着她贴身靠近,江盛衍下意识的身体后倾,后倾,戒备的盯着她,身体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无法挪移推开。

“我又不是鬼怪,吃不了你!”夏澄酒劲正浓,俏皮笑开,探出手捏了下他鼻尖。

这举动,让江盛衍呆若木鸡。

他从来不和女人亲近,也没有人敢对他做出这么出格的举动。

就在他惊诧间,银铃般的笑声传入耳蜗,夏澄笑得不能自已,喝醉酒的人率性而为,完全没有平常的理智。

笑了一阵,她恶作剧般,踮起脚尖亲吻在他唇角,转而更笑得欢了,“一个大男人,至于这么脸皮薄吗?哈哈……”

江盛衍面如锅黑,竟然被她嘲笑了,嘲笑!

一股火气冲上头顶,就在她松开手站定的刹那,扼住了她细嫩手腕,“别耍酒疯,我送你回家!”

再不把她给安顿了,大庭广众之下,还不知道要被她调戏成什么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