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倾年华》青青年华 女王受 倾年华年上攻

更新时间:2019-08-05 16:07:21

《倾年华》青青年华 女王受 倾年华年上攻 已完结

《倾年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花应残 分类:架空 主角:沈蓝,云鸣凤

主角叫沈蓝,云鸣凤的小说是《倾年华》,它的作者是花应残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云鸣凤忙从网中出来,拉住沈蓝:“这样,也挺好的。我只是去那里游玩见识下,很快就回来的,不用担心。我相信鬼王不会为难无辜的人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鸣凤忙从网中出来,拉住沈蓝:“这样,也挺好的。我只是去那里游玩见识下,很快就回来的,不用担心。我相信鬼王不会为难无辜的人的……对吧,子良婆婆。”

子良婆婆拉过云鸣凤的手,很是欣慰:“还是姑娘懂事,是个伶俐人,我老婆子没看错!走!”

他们就要把云鸣凤带走了,沈蓝急道:“鸣凤,你想让我内疚一辈子吗?我答应了南宫要照顾你的!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云鸣凤挽着子良婆婆的手臂快些离开,免得沈蓝失控。可婆婆听到这话慢慢停下脚步,站在门口,转身道:“你要是内疚……何不一起来?”

沈蓝一口答应:“好!我跟你们去!”

云鸣凤回首看着沈蓝:“何必……”

沈蓝打断道:“什么都不用说了……”他一把从子良婆婆的手里揽过云鸣凤,“我跟你一起去比较好,两个人也有照应。”

云鸣凤知道沈蓝的性格,他有自己的主见的,她也不多言,只是轻笑了下:“蓝,谢谢你。”

沈蓝看着揽在怀里的云鸣凤,心中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流过,他看向别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应该是我谢谢你。”

态度依然冷淡,可是他的语气透着一股真诚。云鸣凤调皮道:“不客气,到了岛上好好照顾我就行。”

沈蓝交代了山庄里的人几句,就跟着子良婆婆他们上路了。他让他们好好照顾沈双儿,不要告诉她发生的事情,他很快就会回来。

沈双儿在沈蓝的眼中,永远是没有长大的孩子。她很单纯,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复杂,她甚至没有去过城镇里。而云鸣凤不同,她比双儿聪明,见过大世面。

可是她愿意帮他到这个地步,是他没有想到的……如果她被选作了鬼王的妻子……如果鬼王远远配不上她,她可是赔上了自己的一辈子啊!她怎么能那么轻松地对他说那句谢谢呢?

她该生气恼火的,一切都是因为那朵雪莲花,他犯的那个错……可是她却笑着面对一切的变故,可以那样从容。他,该敬佩她吗?

路途劳累,这是云鸣凤第一次见到大海。

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都分不清是水还是天。蔚蓝的海,在娇艳的阳光照耀下,像片片金鳞铺在水面。看着这样的独特风景,即使是心神疲惫,都会变得神清气爽。

无边无际的海,真正的海,蔚蓝色的海。海风中掺杂着海水的苦咸味道,云鸣凤是在子良婆婆的叫唤中醒来的。沈蓝不适颠簸的大船,一直在船头呕吐,直到吐不出任何东西。

云鸣凤上岸后,见不到沈蓝,询问在前头带路的子良婆婆:“沈蓝去哪儿啦?”

子良婆婆解释道:“外人初次登岛是要接受检查的,他检查去了,原本你也需要的,可是我给你免那道繁琐的流程。我看你也累了,早些去休息吧。过几天,他就会回到你身边,放心吧。”

身在异乡,她也不好要求更多,听子良婆婆的语气,她已经对她照顾有加了。这点她应该不会骗她的,她只需耐心地等待吧。

她朝着子良婆婆福身道:“好的,劳烦婆婆了。”

子良婆婆将她安排在一处边侧房间,云鸣凤在船上睡一天了,也无心多睡,闲来无事就弹起她随身携带的焦尾琴来。

闲散的音调,烂漫的歌谣,她就在那儿自娱自乐。身在客乡,想必这把琴将带给她无数安慰吧。

不过刚来这个地方,她还觉得挺新奇的。这里虽然跟凤城建筑上,服饰上有些区别,可是都是她喜欢,能接受的风格。

她来这儿,一方面是帮沈蓝躲过危机,另一方面则是自己的散心。

自从心里没有了洛夜川的影子,她就又恢复了原本自信的自己。可是她不想回凤城,被父母逼婚。云鹤一直想要她嫁给南宫流,可是他们注定不是一类人。

谢萱的话,不能全信,但对于她怀孕的说法,她不想去深想。

她已经二十二了,在凤城来说,应该算是大龄女子了。因为她与南宫流有婚约在身,她一直都没敢更多的奢求,原本只想平淡地度过这一辈子。可是后来偏生遇到了洛夜川,那个她无法挣脱的男人。

她拒绝过很多人……很多男人。她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女人,认为事在人为,她能做到的就是尽量使自己达到完善。作为女子很多方面受到限制,但她从不没有对自己有任何的松懈。

男人不得志,叫怀才不遇。那么,女人呢?

压弹调拨,她把一首曲子推上了又一个高峰。

有时候,人生就像弹琴一样。有平淡,有高潮,有压抑,有巅峰,她好想努力地去掌控这些规律,希望自己不要走弯路,不要让一切失去控制。可是爱这个东西,让她偏离了原来的轨迹。

既然一切都已回不去,那么,就让她开辟一条全新的路,相信她会活得更加灿烂!

推开红木油漆的纸窗,夜晚温暖但带着一丝丝凉意的海风徐徐地灌入她的房间。

沐浴完毕后,她一身丝绸白衣立在窗前,风从她的袖子里灌进去,从脖子里灌进去。她觉得人越发精神了。

海上星星点点的灯火与暗影船只,一道道剪影勾勒着沿海的风景。她靠着窗门,静静地欣赏。

夜色深重,星光璀璨。

云鸣凤的身材瘦长高挑,站累了,就坐到窗户地框架上,无拘无束的生活,原来可以在生活的每个细节上体现。

她的头发垂下窗框,乌黑直长的头发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她唱起歌来……

旧时栏楯兰桂竹木植于庭

借书满架偃仰啸歌

冥然兀坐万籁有声

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

三五之夜明月半墙

桂影斑驳风影移动珊珊可爱

可喜可悲

瞻顾遗迹如在昨日令人长号不自禁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

她很喜欢这首改编于《项脊轩志》的清调,尤其是最后一句,真是令人感慨万千。自古生死无常,一辈子如此短,又那么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