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横戈江湖》横戈震九州 调教 横戈江湖㚻

更新时间:2020-06-16 12:04:02

《横戈江湖》横戈震九州 调教 横戈江湖㚻 连载中

《横戈江湖》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江湖儿女怨 分类:武侠 主角:陆勇,曲隐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横戈江湖》的小说,是作者江湖儿女怨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那只是极短的一霎,此人的剑旋即回转过来,任是江湖高手亦不防,何况丁点儿武功皆无的凌寒。 若是马善之这样矫捷的身手,只需一个巧妙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只是极短的一霎,此人的剑旋即回转过来,任是江湖高手亦不防,何况丁点儿武功皆无的凌寒。

若是马善之这样矫捷的身手,只需一个巧妙的翻转式子即可躲过,雪奴已经昏乱,凌寒只能一闭眼,任凭剑至。

出乎意料,战机却在转瞬间发生了变化,屋顶上飞来一个人,伸出食、中二指夹住了此人的剑,微一用力,剑刃断为两半。

众人一怔,此人出掌将这名护院打飞了出去,护院吐血而亡。

凌寒扭回头瞧看,救他的人正是曲隐!

他离曲隐最近,感受到了他的指风和掌风,也感受到了曲隐的刻意隐藏实力。

但是,愈是隐藏,还能如此轻松,越发说明,此人的功力已经不容小觑了。

凌寒暗暗心惊:曲隐的“惊弦指”和“惊风掌”已经练得臻入妙境了,若信手拈花。

凌寒断定:曲隐会是云冲霄的强敌!

曲隐问惊魂未定的凌寒:“先生,可有大碍?”

“无妨,谢曲堂主搭救”,凌寒客气地回话。

“先生客气了”,曲隐说完,转身冷冷地盯着孔祥。

孔祥稍有一怯,随后即镇定下来。做都做了,怕也无用矣!

他拿出一副穷途末路的状态来,冷笑着说:“曲隐,你也太多管闲事了”。

曲隐冷冷地说道:“我万丝堂的云迅丝们早就发现你孔祥有劫金的嫌疑,凌先生是奉恒主之命彻查金子被劫之事,你居然敢对先生下毒手,你是吞了豹子胆了吗?”

“哼,那又怎样,一介书生而已”,孔祥露出了一副凶相。

凌寒知道,曲隐是想引出孔祥背后的陆勇飞,所以,才在此拖延时间。

不然的话,他一声令下,万丝堂的云鹏丝们眨眼间即可将孔家灭门。

再者,曲隐是个深藏不露的人,他深知言多必失的道理,他才不会跟孔祥说这么多的废话呢。

所以,凌寒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并未发一言。

果然,陆勇飞来了,依然是他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傲慢地说道:“一介书生而已,曲堂主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陆勇飞说完,都不看凌寒一眼,挑衅地看向曲隐,意思是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今天不光要将孔祥带走,还要将凌寒带走,他有诬陷孔祥的重大嫌疑”,陆勇飞霸道地说道。

曲隐未接话,深沉地看了陆勇飞一眼,又看看凌寒。

凌寒明白,曲隐不会当场发作,不会在人前就跟陆勇飞争执的。

曲隐比任何人都想置陆勇飞于死地,但是,他会不动声色的。

他会深藏不露,在你背后瞅准时机,出其不意一刀,他不会轻易出手,但是,只要出手,必是一刀毙命的!

况且,他还想挑起凌寒对陆勇飞的恨,让凌寒对付陆勇飞,或者,跟自己联手!

凌寒有意跟曲隐联手,即使他知道,这是与虎谋皮,但是,眼下,这是最省气力的办法。

不过,凌寒不能表现出来,让在场的人看得出,他与曲隐联手的意图,他必须佯作自己是想置身事外观虎斗的态度。

因为,这里发生的一切,云冲霄一定会知道的。

在云冲霄的眼里,自己是个精于谋算的人,他只有做出想让曲隐对付陆勇飞的样子来,三足鼎立,云冲霄才会重用他,以图平衡曲隐和陆勇飞的势力。

凌寒将雪奴轻轻地放在地上,站起来,淡淡地说道:“陆堂主,万丝堂的任务是监查恒鹰盟所有的子民。万丝堂如今已经查到孔祥有劫金的嫌疑,你却公然要将孔祥带走,未免也太不把曲堂主放在眼里了吧”。

陆勇飞公开跟曲隐撕开了脸皮,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的话音刚落,他捷龙堂的人往前一闯,将孔祥护住了。

捷龙堂的人刚想来劫持凌寒,恰逢雪奴清醒了过来,猛然出手,将他们全部一剑封喉。随后,她将凌寒护在身后,戒备地看着捷龙堂的人。

捷龙堂的这几个人,绝气倒地身亡,陆勇飞勃然大怒。

敢动他捷龙堂的人,是以为他陆勇飞好惹吗?

陆勇飞下令:“杀无赦”!

“是”,捷龙堂的人得令,如恶狗般就要来杀雪奴和凌寒。

有陆勇飞这样骄横的主子,捷龙堂的人岂不跋扈!雪奴捷龙堂的恶奴这般凶恶,决定教训他们一下。

雪奴将手里的剑一压,刚想飞身跃上去,有人高喊一声:“领主到”。

古松带着侍卫领的人赶到,雪奴退了回来。

侍卫领的侍卫们,威严地列在两排,古松迈步来到众人面前。

古松看看场中剑拔弩张的架势,一笑,说道:“曲堂主,陆管带,凌先生,消消气儿,义父有请”。

云冲霄要见他们,曲隐和陆勇飞闻言,各自泻了一口气,陆勇飞拂袖转过身去,捷龙堂的人依然仗剑横眉冷对。

曲隐依然声色未动,古松看看陆勇飞的背影,又看看曲隐,继续笑道:“曲堂主,陆管带,请吧”。

陆勇飞率先走了,捷龙堂的人依然保护着孔祥。曲隐见陆勇飞走了,也跟着去见云冲霄。

古松恭敬地对凌寒说道:“先生,请”。

凌寒对古松微一颔首,带着雪奴走了。

古松下令:“走”,侍卫领的人簇拥着古松离开了。

孔祥才算松了一口气,不过,他知道,这件事不会完的,自己一定是被诬陷了。

到底是谁要诬陷自己呢,是凌寒呢?还是曲隐?

不管是谁,敢对自己呲牙,他就算不能将獠牙打掉,也要打掉它一半,他孔祥也不是吃素的!

孔祥暗暗地咬牙,恨恨地发誓。

古松带着曲隐、陆勇飞和凌寒来书房见云冲霄,三人抱拳施礼:“恒主”。

云冲霄一摆手,三人落座,古松立于云冲霄的书桌旁。

云冲霄看看怒容满面地陆勇飞,又看看毫无声色的曲隐,一笑,说道:“二位堂主,这是何故?”

明知故问,这只老狐狸,凌寒转着手上的戒指,在心里默默地骂道。

曲隐没有说话,但是,陆勇飞却哪里肯让曲隐占先机,所以,他先开口说道:“恒主,属下以为,有人陷害孔祥,陷害孔祥,只怕是项庄舞剑,意在陷害属下”。

凌寒和曲隐皆未说话,陆勇飞说道:“请恒主为属下做主”!

曲隐和凌寒抬头看向云冲霄,他们俩想看看云冲霄如何处置这件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