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惊虹剑歌》虹刀 忠犬攻 惊虹剑歌猎奇

更新时间:2020-06-22 16:03:02

《惊虹剑歌》虹刀 忠犬攻 惊虹剑歌猎奇 连载中

《惊虹剑歌》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卧龙九天 分类:仙侠 主角:苗千儿,云瑶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惊虹剑歌》的小说,是作者卧龙九天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茫茫天际,紧随阴蝠群而来的是一个少女。那人不是其他人,正是蛊后之女苗千儿! 那少女在天际骂道:“好你个老妖婆,是我动了你的狐崽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茫茫天际,紧随阴蝠群而来的是一个少女。那人不是其他人,正是蛊后之女苗千儿!

那少女在天际骂道:“好你个老妖婆,是我动了你的狐崽子!你朝我来就是了,怎讨我娘亲的麻烦!”

蛊后听到那少女如此说,就是承认他们苗族先伤了她们的人,岂不是狠狠打了蛊后她一记耳光,狐族找来倒却有其事了!

这丫头成天惹事!蛊后头疼不已,险些酿成大祸,这要打起来,苗族还不伤筋动骨,若再有其他异教乘机而入,苗族的基业难保啊!

这少女乃是蛊后之女,唤作苗千儿,那阴蝠群,正是她所养所带。苗千儿在一处山坡落了下来,从另外的阴蝠上,扔下来两女一男,男的是子钦,女的是云瑶和凤舞娘,这三人虽然身中阴蝠之毒,但未毒发身亡,不过满脸阴黑,阴蝠之毒倒是未解。想必是苗千儿不想让他们死,给他们服用了少量解药,才让他们撑到了现在,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凤舞娘讨饶道:“好侠女,你要不想让我们死,便给我们解了毒,你这么多阴蝠,我们插翅也难飞!”

云瑶对凤舞娘骂道:“哼,你不要脸!讨饶!”接着呸了苗千儿道:“要杀就杀,一个痛快,你百般折磨,以此为乐,真是丧心病狂的大魔女!”

苗千儿斜视了云瑶一眼,嘿嘿笑着走向她,在云瑶身上摸索,道:“魔女?我高兴就好!管谁喊我魔女仙女的!我看你有几分姿色,脾气挺倔,杀了可惜,留给我两个小喽喽好好享受一番,也让你快活快活啊!哈哈哈!”

“你!”云瑶实在没法再骂苗千儿什么,这般傲娇乖张的人她平生第一次见。苗千儿喜怒无常,要是当真把她丢给男子,失了贞Cao,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云瑶不敢再说一句,扭开头去了。

苗千儿倒是享受这种凌虐别人的快感。但唯独一个人,如何都不愿求饶,不论用什么毒什么药,都咬着牙关不肯吱一声,这人就是子钦。

子钦虚弱地很,承受了她数日的折磨,精神**不堪打击,显得憔悴极了!凤舞娘倒能屈能伸,一副讨饶的样子,像只可人的小白兔,不过装出来的罢了!心计实在了得!指不准什么时候咬苗千儿一口呢!

苗千儿远远叫道:“老妖婆,你不是来要解药吗?你们那只小狐狸还救走了一个,都是一伙的,干脆把他们也救了吧!”居高临下,一副乖张桀骜的姿态。

九尾怒道:“好你个小丫头,敢消遣我!信不信我一口冥火烧死你!”

苗千儿哈哈大笑,装作害怕的样子讽刺道:“我好怕哦!你那什么冥火的,吓唬谁啊,倒是可以用来烤几只阴蝠尝尝!反正养了这么多,就当给你几只作见面礼吧!可别说我苗千儿小气啊!”

九尾听着一番话,真是要吐出一口老血!

蛊后表情极为难看,更是担心苗千儿的安危,心中直骂道:你个臭丫头真是活腻了!那冥火至阴至煞,沾到一点就要灰飞烟灭。不过这脾气倒像我,管敌人什么三头六臂,可不能失了自己的威风。

蛊后喝道:“胡闹!还不把人放了!!”

苗千儿将凤舞娘一跳踢开了,笑道:“看你最乖,走吧,姐姐我不为难你了!可别再碰上我,不然嘿嘿。要是我是男的就把你给霸占了。哈哈哈!”

于是,苗千儿丟给她一瓶解药,她便一溜烟跑了。凤舞娘忌惮苗族下毒的本事,一个不小心着了道,还不死的莫名其妙,要远远避开才是!

苗千儿朝九尾道:“老妖婆,你不就是要解药吗!可以啊!这两人是死是活就无关紧要了吧!”

九尾冷道:“小丫头!你到底交不交出解药!

苗千儿点点头:“交啊!肯定交啊!多大的事!不过嘛!我们来打个赌!”

九尾道:“你到底想怎样!”

蛊后与狐婆对持,暂时不能妄动,不然早把苗千儿给捉起来,哪能容许她在这里胡闹啊。这种有辱家门的事,损人不讨好,也亏她做得出来!

苗千儿指着子钦和云瑶对狐婆道:“这一男一女是师妹,你说我给师兄一个选择,要嘛他把师妹玷污了,要嘛让我的小喽喽把他师妹玷污了!你猜这位师兄会选什么?”

子钦叫道:“你敢!”

说着,不惜毒气攻心,用残余的真气从身体里逼出,直打苗千儿。

“死到临头还倔!就凭你!”

苗千儿一脚踹飞了子钦,子钦结结实实撞在地面,眼前忽然一暗,后背啪啪,骨头断了几根,火辣辣疼,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服不服?”

“不服!”

她再加了几分力道问:“服不服?”

“我不服!杀了我也不服!”

“好骨气!有意思!有意思!”

苗千儿冷笑一声:“只要你说一声服,我便放过你师妹!”

说着苗千儿扯下云瑶部分的衣服,漏出雪白的香肩。

“我呸!我宁死!”

云瑶绝不愿苟且偷生,誓死明志。她对苗女乖张跋扈的性格心知肚明,不愿妥协,她会有诸多手段折磨人,他最不愿看到因为他而伤害子钦师兄!

她会心一笑,坦然豁达。

从来没有想过,离去。一直以来,他都在。

“每一次练剑,你都故意输给我!每一次被师傅责罚,你都替我代过!每一次我难过,你都会在我身边!其实。我一直。”

云瑶身上真气开始逆行,往昔在云虚山的回忆温存氤氲眼前,多希望只是做了一场梦,睁开眼他还会在。

云瑶露着笑意,一丝鲜血从嘴角流了下来。

忽然远处传来蛊后的呼声:“小心冥火!”

苗千儿感觉到阴蝠的狂躁不安,抬头一看,冥火易近在咫尺,她纵身一跃飞开。

冥火正中阴蝠群,撕拉一声,化作灰烟飘散了。

“你偷袭我!”

苗千儿质问狐婆。

那狐婆真气倒抽,将子钦和云瑶从远处吸了过来。

“想救他们?什么时候你也这么好心了?”

狐婆看了云瑶一眼:“何苦呢?”

云瑶惨然一笑:“我别无选择!”

子钦关切道:“你要自尽?你三长两短,我该如何向师傅交代!”

狐婆笑道:“交代?生死关头,这女子既不愿被玷污,也不愿成为苗女威胁你的手段,无时无刻她想着你的安危。我一个外人都看懂了,你还亏为她兄长,居然看不懂!赤女有意,情郎无心,可笑可叹!”

子钦泪眼蒙蒙,千言万语,说不出的滋味。他只觉得心头沉闷无比,气息沉重。

狐婆道:“你们不必感谢我你们救命,对我而言不过举手之劳,若不是因为萧然,我便不会出手救你们。你们都中了阴蝠的毒,今日我便是来讨解药的!”

“萧然兄弟没死!太好了!”

云瑶一惊:“他没死?”

没想到啊!真没有想到!居然大家都能在苗女的势力下活了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你们别高兴太早!老妖婆你烧了我的阴蝠,我要你血债血偿!”

苗千儿真气暴涨,阴蝠被她的真气牵引,从天际密密麻麻肆虐而下,咆哮着俯冲直去。那摄魂的叫声一波一波传来,四周的野兽飞鸟全然内脏爆裂而死绝。

而狐婆等人却完全不受影响。通灵摄魂的本事乃是灵狐的禀赋,阴蝠的摄魂之音起不到任何作用。

狐婆盛怒道:“阴蝠毒物!三番两次进犯我兽族势力!新仇旧账我一起算!”

灵狐一族统领的兽族最为忌惮阴蝠,饱受苗族的势力欺凌,而灵狐作为兽王却无能为力,威信地位早已摇摇欲坠。若不是苗族,狐族又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狐婆暗道:今日,向蛊后讨要解药,料她不会主动交出,刚好苗女这野丫头飞扬跋扈撞上了道,于情于理都占上分,新仇旧账定要讨个厉害!

山野之间,数只巨狐仰天长号,脚下激荡起真气,充满上古原始而纯粹的威力。

战况越加惨烈!

巨狐周身紫黑色雾气袅绕,双眼猩红狰狞,真气不断释放,大地微微发颤。四周树木尽数枯萎蔫掉,化作飞烟。

巨狐猛然一袭,大地席卷一阵漩涡,紫黑色烟火如同挣扎的幽冥,疯狂飞舞,吼的一下,冥焰以毁天灭地的威力朝阴蝠群轰去,紧随着狐婆一道又一道,穿过阴蝠群,直入云层,将天际搅动,紫火漫漫,万里焚天。

噼里啪啦,阴蝠群被烧得几乎全军覆没,冥火瞬间缠绕蔓延,极为惨烈。

从云层中,点点落下紫火流星,漫天笼罩而来,密密麻麻,没入苗族山头,凄厉哭嚎之声遍起!

在滚滚硝烟之中,蛊后真气一下释放而出,将紫火流星挡在外面。

蛊后大喝一声,真气扩张,气浪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天而去,愤愤说道:“想要解药,何必如此痛下杀手!”

狐婆听着话,便收了阵势。狐狸们处于兽化的转态,威压的气势越发厉害。

蛊后从怀中丢出几瓶药,说道:“我这女儿确实有几分无礼,但也不必如此,这漫天紫火是要将我苗族赶尽杀绝吗?”

狐婆以念力接着药瓶,警惕道:“阴蝠之毒的解药?你莫骗我?”

“骗你?我堂堂蛊后,苗族上下眼里,若不给你,当真拼起来,我苗族的法术未必输给你!只不过不愿伤及无辜,更何况确实是我那女儿有错在先,侵犯了灵狐族的人!我蛊后不是蛮不讲理之人,此解药给你,恩怨一笔勾销!若你们继续张狂,莫怪我动用祖巫大法了!”

祖巫大法!狐婆心头一凛。祖巫大法,乃上古魔功,为苗族传女不传男的传宗功法,极为厉害!相传祖巫大法,能役使祖巫神灵,将施法者的肉身和功力得以极限上升,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亦是至阴至邪的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