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嫡女谋毒 章节目录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LOLI

更新时间:2020-06-26 00:05:57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嫡女谋毒 章节目录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LOLI 已完结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风陌庭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慕槿,云盏

主角叫慕槿,云盏的小说是《嫡女谋:嗜宠佞毒妃》,它的作者是风陌庭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慕槿睨了一眼地上趴下的鹦鹉,拿了扫帚,一帚扫去,鹦鹉便呈曲线从半空落入花丛。 她继续恍若无事一般,扫完落叶后,转身离去。步入云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慕槿睨了一眼地上趴下的鹦鹉,拿了扫帚,一帚扫去,鹦鹉便呈曲线从半空落入花丛。

她继续恍若无事一般,扫完落叶后,转身离去。步入云院,一眼便能瞧见几棵两人多高的杏花树,如今朵朵红艳,胭脂万点,正值含苞初绽。

迎面走来一人,身着浅黄色衣裙,面貌清和温雅。正是今早在屋里嘱咐慕槿的女子。

见她脚步微快,手里捧着一托盘,里面放了一碟褐色小木棍。慕槿一见便知,这是专燃熏香用的。但旁边似放了一个圆形小木盒。

慕槿见她走来,微颔首行礼。

那女子点头浅笑,向慕槿走近,笑语,“我唤雪香,你叫什么名字?现下可还有事?”

慕槿目光平静,想到方才云盏离去时的话,淡道:“雪香姐姐好,今早还要多谢姐姐提醒一番。相爷为我起名折香,姐姐唤我折香便可,折香刚扫完院子,现下无事。”

虽然不太习惯这个名字,但慕槿还是说得顺口。一副规矩谦卑姿态,让人不免觉得欣赏喜爱。

雪香掩嘴浅笑,语气轻和,“不用如此,今后我们都要一起侍候相爷,这些都是应该的。既然无事,那你便替我把这个交给相爷可好?”

说着,便从托盘里拿出小木盒,递到慕槿面前,解释道:“这个是相爷交待我一会儿送过去的印章。可是夫人那里有事传唤,我走不开。刚巧遇着你了。按照往常,相爷这时候应在宫里商议政事,或者去了学府授学。但昨日之事想必你也听闻了,现下,相爷应是去审理那件案子了。”

说完这些,似才反应过来,轻问,“衙狱你可找得到?要不行我再换一人去。”

毕竟慕槿说她是新来的,若不认路,那可就不好办了。

风香,晴香,雨香手底下的事还未做完,而这折香恰好也侍奉相爷,今早相爷也没有怪罪她之意,想必相爷对折香也是看重的。如若不然,也不会安排到云院来。

慕槿听她一说,倒也明白过来。她原本就想着今日该怎么让云盏点头许肯,让她出府协助。奈何一直没什么理由,若贸然乞求,必然引起怀疑。

现下,正好有机会。失不再来。

慕槿接过雪香手里的木盒,敛眸颔首道:“折香认得路。现在替雪香姐姐送东西,也当是谢过姐姐今早的一番叮嘱。姐姐自去忙事吧,东西务必送到。”

就算不认得,街上人多口杂,总会有人知道的,届时询问一番便是了。

雪香展颜一笑,微点头,道:“那就多谢折香小弟弟了,我先去见夫人,回头再找你谢过。”

说罢,还拍了拍慕槿肩头,眼里尽是温柔,通身和气。并未以貌取人。

慕槿低头,等雪香从身旁离开,她才抬头。看了眼手里黑色梅纹雕刻的小木盒,眼里波光流转。

既然是印章,又是去衙狱,应是审理案子需要用的。只不过,没想到一国之相,也要掌权刑法一事。貌似听雪香说,还有什么授学。也不知是个什么职位。

慕槿离了相府,得了间隙,也没有去听香楼找萝儿两人。既然素和知道她身处何地,萝儿他们也应知晓。眼下去联系他们,有些麻烦。

去到衙狱,才知云盏并不在这里。听人说去了李府,应是去审问查案了。慕槿没有把印章直接交到衙里,而是折了身,又去李府。

只不过,这次是从正门进去的。

因为在云盏外房做事,在管家那里记了名,也就分配了标有相府身份的铜牌子,牌子虽然看着普通,但放在普通人眼里,也是很值钱的了。

有了铜牌子,慕槿进去李府,自没有人阻拦。加上看守李府的人有相府派去的人,认得牌子,慕槿进去自然容易许多。

乍一进院,慕槿便被这场景震慑了一下。只见院内石阶上,摆放了一张长桌,桌上放了惊堂木,几张白纸。

桌前坐了一人,一眼瞧去,便知是昨夜那个廷尉右监林玉堂,神色微焦,显得坐立不安。而桌旁下方坐了两人,一人是云盏,此刻神情颇显惬意慵懒。

另一人则看着较为眼生,约莫二十来岁。面貌英俊,棱角分明,墨发束起,英气逼人。此刻坐在云盏下手方,眉眼舒展,神色平静。

下方站了几人,跪了一人。左右站了两排持刀侍卫。这一看,与衙门审案无异。

此刻这里安静,慕槿不想随意惊扰了这氛围,悄悄从院门口,守卫背后进去。慢慢朝云盏所坐之地走去。

“林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还怀疑柄儿不成?他可是李府二少爷,我家老爷的亲儿子!”听这熟悉的声音,慕槿脚步不由驻足。拿眼望去,不是李夫人还能是谁?

慕槿心里微思,莫不是这案子与李瑜柄有关?不然李夫人何必这么激动。

“这、这,李夫人,不是下官怀疑,是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人不相信呐!”上方,林玉堂也面露难色,下方坐了两座大山在这儿,无形之中他真是倍感压力啊。

也不知这差事儿为何又回到了他手上。棘手又难办。

“娘,孩儿没有,没有!你要相信孩儿!”一个委屈的声音朝她哭诉,神色紧张。李瑜柄紧拽着李夫人的衣袖。慌乱摇头,眼泪鼻涕一把流。

众人的注意力都在他们身上,慕槿收回目光。从侍卫身后走过,一直走到云盏身后。微低首,递去木盒。低语,“相爷,您的东西。”

这话只有身旁几人能听见,没引起多大注意。前方两人脑袋皆是一转,朝她看来。

云盏原本惬意的神色微微一收,眉梢一挑,倒没有什么诧异奇怪之色。轻应一字,“嗯。”

然后抬起玉手,接过慕槿手里的东西。随手交给旁边立侍的护卫,不再瞧她。

旁边的人也瞧了慕槿一眼,瞥见她的脸。只一眼,没什么波澜,也收回了目光。

“慕廷尉,此事,你怎么看?”云盏眉毛轻挑,看向旁边的男子,眼里泛着一丝流光,勾唇浅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