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长生典当密录》武侠长生录 精彩试读 长生典当密录女王受

更新时间:2020-07-27 20:02:36

《长生典当密录》武侠长生录 精彩试读 长生典当密录女王受 连载中

《长生典当密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意南瓶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林非灼,非灼

意南瓶新书《长生典当密录》由意南瓶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非灼,非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章薤白想着,终是抵不住神思倦怠,就这么睡着了。等他再醒来,天已经黑了,屋内没有点灯,漆黑一片。章薤白站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微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章薤白想着,终是抵不住神思倦怠,就这么睡着了。等他再醒来,天已经黑了,屋内没有点灯,漆黑一片。章薤白站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微凉的夜风裹挟着梨花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今天的月亮格外的皎洁,无边月华倾泻而下,铺洒在人间,一草一木都蒙上淡淡清辉,优雅而不可侵犯,像极了和光。

怎的又想起了她……章薤白扯出一抹笑,眼里落寞的意味比月光都清冷。上一次有这样好的月光还是在他母亲的头七,那日和光陪着他在母亲的灵位前跪了一晚上,月亮将他俩的影子拓在地上,两道人影依偎在一起,缱绻缠绵,像极了一对儿恩爱夫妻,他那时想着,若是一直能与和光相伴,那他这一辈子就不算苦,可惜……章薤白摇摇头,才惊觉自己已经走到了和光院子里。屋里还亮着灯,她还没睡。

依稀看得到,她坐在桌边,好像在绣些什么东西,章薤白眉头微皱,有些不满,晚上做绣活儿伤眼睛。他犹豫半晌到底没有敲门,今日自己打了林非灼,想来她现在应当是恼了自己。

章薤白就这般在院子里站着,看着她绣,看着她吹灯休息,直到天儿破晓才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回到自个儿院子里。刚一进院门就直直的倒在地上了。直到稔穅来给他送早饭才看见他,将人扶到屋子里,又请了大夫。

“大夫,麻烦您给班主瞧一瞧。”稔穅看着床上脸色极白的男子,心中很是焦急。

“公子这病有些麻烦呐……”胡须花白的老大夫细细把了脉,又翻开他的眼睛瞧了瞧,面色有些凝重,沉吟片刻,冒出这么句话来。

“麻烦您了,请您直说无妨。”章薤白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刚刚的话他也听到了,便开口询问,嗓音沙哑,神色平静很是客气。他大概清楚自己的身体,现下只不过想知道的详细些罢了,毕竟有些事等不得了。

“公子这段时日情绪起伏极大,极悲极怒,伤了心脉,想来您这几日有吐血的症状吧!”章薤白淡淡点头,算是承认了。

那老大夫看了他一眼,见他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微叹口气继续说道:“本来这血淤积在心,吐出来后好好调理便可恢复了,只是您没有好好调理也就罢了,如今还受了凉,寒气浸蚀心肺,伤了根本,怕是以后要受心口绞痛的折磨了。”老大夫说着也有些责怪之意,身为医者,最见不得糟蹋自己身体的人了。

“大夫,请问可有治疗之法?”章薤白垂着眼,没说话,稔穅倒是心急得问出口。

“我只能开些汤药调理着,至于到底能治愈几分却是没法保证了。”老大夫摇摇头,他也没办法,身子亏了,基本根治无望,且这病折磨人得很,患者畏寒,常年手脚冰冷,更要遭受心绞痛的折磨,这般俊秀的公子倒是可惜了。老大夫说完,就开了张方子给稔穅。稔穅连忙接过方子,将人恭恭敬敬的送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章薤白一个人,他抬手覆上心口,微微出神。稔穅进门便看见章薤白坐在床上,他脸色憔悴,头发披散垂在脑后,落在身后引枕上,泛着淡淡光泽,虽一脸病容却难掩清隽样貌,此刻伸手捂着心口,更是惹人心疼。稔穅现下倒是有些明白‘西子捧心’究竟是何般风情了。

“班主,这是大夫开的方子,麻烦您给些银钱,我去给你您抓药。”章薤白虽未亏待过他,他现下身上也还有些,只是抓药却是不够了。

“钱在衣柜旁边桌上的匣子里,以后你要用就直接去拿。”章薤白接过方子,给稔穅指了地方。班子里的收入,除开日常花销和班子里其他人的月钱,剩下的每月他都去钱庄存到了和光名下,那匣子里放了些碎银子原是留着他有时给和光买些小玩意儿的,如今倒是用在自己身上了。章薤白垂了眸子,却不经意瞟到了方子上‘薤白’二字,忽然笑开了。真是讽刺啊!这张方子是治疗自己心绞痛的,薤白作药材可缓心痛,作人却只能受着心痛折磨!章薤白仍笑着,眼里尽是自嘲之意。

“班主,将药方给我吧!”稔穅看着章薤白这副模样,心下不忍,小心开口打断了他。

“这件事不要让师妹知道了。”章薤白将方子递给稔穅,吩咐一句,便躺下来,背过身去,不再管稔穅。

“是。”稔穅低声应下,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屋子里一片沉寂,也不知章薤白睡没睡着。

————————

和泰酒楼

林非灼上次被章薤白打伤了脸,在家养了好几日,今日面上再看不见伤痕了才出来。他今日还将和光邀了出来。

“莺莺今日格外好看。”林非灼看着对面的女人,由衷称赞一句。

“林少爷谬赞了。”和光微弯了弯嘴角,没看林非灼,倒是转头瞧着楼下唱曲儿的姑娘,好像听得入神。林非灼看着和光不甚在意的模样也未生气,斟了杯酒自顾自的喝了。和光眸光微闪,透出一丝喜意,她虽面上不显,可心里到底是高兴的,她今日为见林非灼可是花了好一番心思,林非灼每次见她都是她在唱戏的时候,像今日这样将她单独约出来却是头一次。和光今日将头发用根檀木簪子盘在脑后,穿了身黑色绣秋海棠旗袍,脚上是一双高跟鞋,面上画了精致的妆容,一身打扮并不繁复隆重,也不扎眼,但就是透着一股莫名的娇媚撩人。林非灼喜欢也不奇怪,毕竟这可是前世林非灼喜欢的打扮,是他所说的时髦洋气。和光收到他的邀约后就在琢磨着该怎么打扮自己了,如今得了林非灼的夸奖心中自然开心。甚至有一丝畅快,毕竟林非灼曾说过周和光样貌寡淡、打扮土气,他林非灼就算瞎了眼,也不会看上周和光。如今倒是自打自脸,开口夸她周和光好看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