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念的她》一念永恒第7集 娘受 一念的她小说目录

更新时间:2019-08-23 12:27:29

《一念的她》一念永恒第7集 娘受 一念的她小说目录 已完结

《一念的她》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星儿朵朵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顾金晨,马克

《一念的她》作者:星儿朵朵,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顾金晨,马克,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顾金晨还是做了一个梦,这次的梦没有什么不好,可以说算是个好梦吧。她梦到她在湍急的河流中游呀游,怎么也游不到岸,她正着急的时候,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金晨还是做了一个梦,这次的梦没有什么不好,可以说算是个好梦吧。她梦到她在湍急的河流中游呀游,怎么也游不到岸,她正着急的时候,纪一念出现了,抓着她的手,往前游去。这条河流她再熟悉不过了,就是她小时候的河流。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她接了,是马克哥哥。马克说,晨晨,哥哥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确实也挺放心不下你的。一个女孩儿家的,在举目无亲的外地,千万千万要照顾好自己。

顾金晨说,马克哥哥,我会的,你路上小心。

马克说,等你有机会回去了,一定去看我。

顾金晨说,一定,马克哥哥一路顺风。

马克说,嗯嗯,后会有期。

顾金晨心里还是很难过的,马克哥哥走了,她真后悔,为什么没有坚持去送他。也怪自己,太粗心了。

她发现纪一念已经不在了,她想他应该去外面买菜了。她起床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又接着躺到床上睡了。这时,他听到开门声,应该是纪一念回来了,他听到他去厨房放东西的声音。接着那走路的声音越来越近,他吻了吻她的额头和她的发,又吻了吻她的唇,随后走开了。

从厨房传出来洗菜的声音,看来他开始为自己准备早餐了。接着就是切菜的声音,顾金晨知道这不仅仅是切菜的声音,这是幸福的声音,这是爱的声音。

她原本想起来码字的,听着听着这个悦耳的声音又入睡了。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是被一阵香甜的味道给吸引了。她睁开眼看到桌子上放了两碗红枣枸杞桂圆粥,她好久没喝过这么丰盛的粥了。她顶多煮个白米粥,什么都懒得去放,每次都这样,并且这么简单的白粥一年也懒得去煮几次。

桌子上还放有三个菜,一个是菠菜炒鸡蛋,一个是土豆鸡块,一个是红焖羊肉,这样看来,应该还有一个菜,那他现在正在做的菜应该是个素菜。

不一会儿,纪一念端着一盘干锅花菜出来了。他说你醒了,快起来吃饭吧。顾金晨娇滴滴地说,不想动。纪一念说,那我抱你起来。

顾金晨说,你就得了吧,满手的油腻,我自己可以的。纪一念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说,你看干净了。

顾金晨说,你怎么像我月明妈妈一样,擦手从来不用毛巾,就这样在围裙上蹭蹭。

纪一念说,那说明我就注定会成为你家庭中的一员,连动作都这么默契。

说着,过来扶她起来,顺道把她的夏凉被给叠成了一个小方块。比部队里的豆腐块稍微差了一些,不过,还算整齐。

顾金晨快速的洗个脸刷个牙,确实饿了,手都没来及擦干就过来吃饭了。

纪一念说,你猜我还准备了什么?

顾金晨说,准备了猫粮?

纪一念说,给你这只猫准备的猫粮。说着,他端来了杂粮馒头。

顾金晨说,你怎么知道这是我的最爱,爱死你了。

纪一念说,我想知道你说的爱死你了,是对杂粮馒头说的,还是对我说的?

顾金晨说,对杂粮馒头说的,也是对你说的。

纪一念说,这不是我要的答案,唉,伤心了。

他夹起了一个花菜给顾金晨说,啊,张嘴。尝尝你的念哥哥的手艺怎么样?

顾金晨说,不错,比饭店里的好吃。

纪一念说,你的油都被我用完了,早上我又买了一桶花生油。你这连芝麻油也没有,花生酱也没有,花椒也没有,我都不知道你这个人以前是怎么生活的。

顾金晨说,吃外卖呀,要不自己简单煮点。

纪一念说,我看你是个注重品质,追求卓越的女孩子呀,什么都在马马虎虎地应付,我可是看不出来呀。

顾金晨说,我什么都想追求完美,但是我得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呀!只能追求一部分,放弃一部分。要不然呢,你说呢?

纪一念说,也对,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能把我的小晨晨给累垮了,以后你没时间做的事,我来,我就是你的后勤部。

顾金晨说,你这不屈才了?

纪一念说,我本来就是个凡人,不像你又写作的天赋。

顾金晨说,你不是还有表演的天赋吗?

纪一念说,你就打击我吧!突然纪一念盯着顾金晨看,把她盯的莫名其妙。

顾金晨说,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

纪一念说,你脖子里戴的是什么?

顾金晨从脖子掏出来那块玉给纪一念看,她没注意给他看的那一面正巧是反面,她以为他看清楚了,停留了几秒,她又重新放到衣服里了。

纪一念说,男戴观音女戴佛,谁送你的佛?

顾金晨说,你眼瞎了,什么佛呀。这次不是掏出来了,而是从脖子里取出来,拿到出来,放到他手里给他看。说,你好好看看是什么?

纪一念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说,是金蝉呀,和田玉,这个分量倒是挺重的,细腻均匀,油份足,成色也是上等,籽料的。

顾金晨说,你念叨什么呢,看来无论什么你都快成专家了。

纪一念说,我在说你这块玉还是挺不错的。

顾金晨说,我马克哥哥送我的,肯定是最珍贵的,这是我们儿时捉蝉的最美的记忆,价值连城。

纪一念说,我是说这块玉还得不少钱呢,雕工也是上乘的,做工精细,栩栩如生。

顾金晨说,我还以为是块普普通通的玉呢,马克哥哥也是,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早知道,我肯定会说他的。

纪一念说,你应该听过吧,人养玉,玉养人。多佩戴对身体好的,看来大家都挺关心你的。

顾金晨说,那是,我是大家的小晨晨呀!但是,马克哥哥真的不应该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

纪一念说,说明你在大家心目中的位置,是很重的,例如我心中,你也是重达千金的。

顾金晨说,我本来就是千金好吗?

纪一念说,来,给我的小晨晨戴上,改天我给你买个佛吧!说着,纪一念给顾金晨戴上,又顺手给她放到衣服里。

顾金晨说,你干嘛,流氓。

纪一念说,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只是单纯地给你放进来。给你买个佛吧,好不好?

顾金晨说,不要,脖子挂那么多干嘛,听说脖子上挂太多太重的东西的话,对颈椎不好,不要。

纪一念说,那我给你买的那个手镯你要天天戴上。

顾金晨说,好。

纪一念说,这才能显示出我在你心目中的位置。

顾金晨说,你还想怎么显示?戒指我都戴在手上了。

纪一念说,此生足以。

顾金晨说,你说让我管你饭,怎么发现都是你在管我饭呢?

纪一念说,我此生的任务就是照顾你呀!你可别忘了。

他们边吃边聊,吃得十分愉快,顾金晨发现自己的饭量也越来越大了,看来纪一念做的饭菜还是挺可口的。这样下去的话,她肯定得胖起来,以后,她不再是大家的小晨晨了,成为胖晨晨了。

吃完后,顾金晨说,那我来洗碗吧!纪一念说,我来,你的手是戴戒指的,不能因为干家务给磨粗糙了,还怎么戴呢?

顾金晨说,你是怕我的手给磨粗了,这个戴不上了,你还得重新买吧。

纪一念说,这都被你看透了,那你趁我不在的时候,赶紧多干活,赶紧把手指磨粗,让我再买个大的。

顾金晨说,多谢赐教,我又学会了一招。

纪一念说,拿走不谢,你去收拾一下自己吧,我们一会儿出去走走。

顾金晨说,你今天不忙了?

纪一念说,再忙,也得抽出点时间陪陪你呀!要不然被别人抢跑了,怎么办?

顾金晨说,你看你,成天患得患失的。不和你说了,我去收拾了。

纪一念在厨房刷碗,顾金晨在卧室挑选衣服,这该穿什么好呢?纪一念在厨房冲顾金晨喊:小晨晨呀,千万不要穿裙子,我们一会儿去骑共享单车。

顾金晨说,知道了。

顾金晨想,那还是穿运动衣吧。她找出去一套白绿相间的短T短裤,就穿这么一身了。休闲运动,适合骑车。

顾金晨快速的把衣服换好,把头发高高地扎个马尾。现在她扎头发快多了,练习练习就好了。

纪一念那边也收拾好了,顾金晨背上背包,说,出发吧!

纪一念说,你这速度可以呀!

顾金晨说,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和那种特别矫情,磨磨唧唧的女孩子做朋友,没有那么多耐心。你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我和宋浅是最好的朋友了吧?因为我们都是爽朗的性格。

纪一念说,知道了,我也喜欢你这样真性情的女孩子。

纪一念把她的包取下来,顾金晨好奇地问,不能带包吗?

纪一念说,我给你背着。顾金晨看着纪一念,甜甜地笑了。

顾金晨看到纪一念已经把猫喂的饱饱的了,她和猫打了招呼,再见了猫咪。纪一念说,你有帽子吗?带个帽子吧。别把你给晒黑了。

顾金晨说,想得周到。衣架上挂有几个帽子,她拿了白色的戴上了。

她回过头,问纪一念,你不用戴帽子吗?

纪一念说,我晒不黑呀!

顾金晨说,你知道我现在想干嘛吗?想打你。

他们闹着追着往外跑去了,今天天还好,不是很热,虽然太阳很大,但是有风就不觉得热。

今天在下面是有很多阿姨在跳舞,欢天喜地的,个个脸上都是汗,但是一个比一个跳的起劲。她们就像朝气蓬勃的青年人,不能说青年人,现在青年人一个个都焉了,应该学习她们这种精神气儿。

但是唯一遗憾的是,没有碰到青春勃发的金奶奶,等哪天碰到她了,就把猫还给她,她肯定很开心的。想到这里,顾金晨也特别开心。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