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帝后难为》帝后世无双 平胸小受文 帝后难为cp

更新时间:2021-01-08 10:02:09

《帝后难为》帝后世无双 平胸小受文 帝后难为cp 连载中

《帝后难为》

来源: 作者:薛湘灵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乐文翰,凌恪

主角叫乐文翰,凌恪的小说是《帝后难为》,它的作者是薛湘灵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老乐。”太医院院正凌恪出现在乐文翰的内书房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乐。”太医院院正凌恪出现在乐文翰的内书房里,二人相对而坐。

“咱们好久没有一处下棋了。”乐文翰指着面前的棋子:“你是越来越会打太极了,这种招你也出?”

凌恪笑着下了一子:“目下新人越来越多,我啊都想告老还乡了。这个院正啊,留给别人吧。”

“好好的,听说你的门生何蔺挺出息的。”乐文翰端起茶喝了一口:“不过还早,有些不得劲儿。”

“他啊!”凌恪笑笑:“前些日子皇上病了,他去请的脉。我后来看看开的方子,还算是个中正的。说是皇后也要过去看了。”

乐文翰拈着须:“她是什么都要知道的性子,再说你从前放在这里的医书她几乎都看过了。”

“我自来就说除了你老兄,没有人家能教养出这么剔透的孩子来。”凌恪看着乐晖盈长大:“舒贵妃有了身孕,我请了三次脉都是公主无疑。”

乐文翰颔首:“上次我们家老大跟我说了这个事,怎么回事皇上每次都赐药,这次还是有了?”

“舒贵妃叫人换了药,皇上隐而未发。”凌恪执子看着棋局:“这么些年,皇上的心思总是这样子。”

乐文翰俯视棋局:“我这个做太傅的,应该觉得他是不辱师门了。”

“呵呵,还是东床佳婿。”两人数十年的交情,说话彼此无忌。

“少提这个。”乐文翰烦躁地拈着须:“我想起来就窝火。”

“老乐,你是为着什么窝火?莫非皇后说了什么?”凌恪觑着他的脸色。

“要肯说也就罢了。”乐文翰眼看两人和局:“这么多年,咱们谁也不能胜了谁,莫不是天意?”

凌恪笑笑:“前些时候我去给皇后请平安脉,长高了不少呢。”

“自她进宫,就没见过了。”乐晖盈在家之时,父女俩每晚都是一处吃饭:“常担心宫里的东西吃不惯,恰好传话说要厨娘。就让最知道她口味的进去了,这样方才好些。”

“没见过这么宠女儿的。”凌恪笑着起身:“要回去了,要不太医院寻不着我就翻天了。”

“吃了饭再走,刚到的阳澄湖大螃蟹金毛青盖,好得很。”乐文翰很少留人在家吃饭:“口口声声说辞官,还不是放不下那地界儿!”

“你别笑话我,你不是一样。”见他开口相留,便不推辞。继续坐了下来:“辉樉回来了?”

“晚上回来。”乐文翰摆摆手:“少提他,说起来就生气。”

“这么多年才回来一次,你就别埋怨了。”凌恪眼瞧家仆来请用饭,看来是有心待客的。乐家一向是以饮**致而出名,但是真正能在他家用饭而且和乐文翰一起用饭的就不多了。

饭厅屏风旁摆着四盆半人高的丹桂开满了朱砂似的碎花,浓郁的花香弥漫着整间饭厅。几株盛开的各色菊花放在堂帘子后面,倾泻下来的花瓣如花瀑一般。饭桌旁的青瓷盆里烧着几根红红的木炭,上面一个小砂吊子煎着滚烫的花雕酒。蟹肉性寒属阴,为了免去吃后胃疼,要蘸姜醋,喝热酒。南酒(花雕是南酒)又不许用铜器或铁器,所谓‘泼醋擂姜热酒浇’才有味道。

二人在饭桌上分宾主坐下,满室的丹桂幽香配上帘子缝隙里不时钻进来木炭燃烧的气味。在这深秋时节,闻到这样的味道是十分受用的。砂吊子里浮动的煮熟花雕的酒气,整个饭厅都是香喷喷的。

桌上放着吃螃蟹专用的两套象牙制成的小八件,乐文翰有他的讲究:吃螃蟹不沾铁器。吃一口蟹肉品一口陈年花雕,便觉得从口到胃都是美极了的滋味。

“那天赵希让人来传话,说是让姗儿在东暖阁伺候批本。”慢慢剔着蟹黄,乐文翰缓缓说道。

“就是叫何蔺去请脉的那天。”凌恪用象牙小锤子砸开大夹子,饱满的蟹肉露了出来。

“有时候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这件事如今闹得是人尽皆知。”喝了口绍酒:“御门听政,先帝不过说说而已。他是每日五更天必定要出来,从未有过误了时辰或是借故不来的事儿。妃嫔也是照祖制而纳。这样的君王,是天下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只是,偏偏我就是看不明白他!”这些话乐文翰不会对任何一个人说,除了凌恪。

凌恪知道这地方没有第三个人第五只耳朵在,便索性放开了:“你别忘了,先头穆皇后为何殒命冷宫!那时候他虽小,却也记事了。有些事不能说出来就郁在心里,你那时是太傅倒不妨事。只是偏偏姗儿为皇后,这个……”话没有说完,手紧紧握住酒杯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外戚!”

乐文翰扣了扣桌子:“这次选进去的,全是我手底下爬出来的。”

“这才是他的高明处!”凌恪放下手里的酒杯:“慢慢磨,直到能与之抗衡。”

“真是这样才好。”乐文翰起身:“教了他全挂子的本事,是该飞得高高的了。”

一弯新月已经挂上了天幕,几颗明晃晃的星闪烁不已。“有一日,等成全了他的帝业。作为帝师,我是无悔的!”

打量着铜鉴中的倒影,一身明黄的九凤袍配上璀璨生辉的凤冠,一粒浑圆粉润的珍珠正好垂在眉心。说不出的威严华丽,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天家富贵?

“好了,再往上加东西我就抬不起头了。”乐晖盈扭头看着莫颜和榛遐:“这些东西好沉的。”

“娘娘说什么也不能输给那些人去!”榛遐说着又把一对团花别在后面的云髻上。

“算了,榛遐!你干脆把博鬓拿来,不用省了!”乐晖盈放下手里的小铜镜:“你瞅瞅,这上面有多少东西了?”

榛遐吐吐粉舌:“也没多少,至少博鬓没有。”

莫颜已经拿着云肩过来:“天凉了,娘娘好歹把云肩披上。”说着,把绣着百鸟朝凤的云肩加在凤袍外面,一朵盛开的白芍药绣在云肩正中间。不但不觉得素净,反倒是在繁缛的纹饰中脱颖而出分外惹眼。

“娘娘,凤辇已在宫外候着了。”赵初进了寝殿,在暖阁外说道。

“她们都走了?”脚下的软底凤鞋也被换成缀着明珠的云纹凤履,乐晖盈低头看看凤嘴上叼着的明珠。一晃一晃的,煞是可爱。

“几位娘娘都已经往奉慈宫去了。”赵初顿首道。

“皇上去了?”乐晖盈缓缓往外走。“方才希公公来传皇上口谕,说皇上下朝后就往奉慈宫去。只怕就到时辰了。”

“嗯。”答应了一声,乐晖盈进了凤辇。

“皇后娘娘起驾!”莫颜榛遐和赵初跟在凤辇后,一起往奉慈宫走去。

皇太后千秋寿诞,不止宫中后妃。外朝文武百官,勋戚老臣也到奉慈宫外的奉慈门给皇太后叩贺寿诞大礼。

乐晖盈到了奉慈宫之时,皇帝也乘着龙辇刚刚下辇。两人正好在奉慈门门外遇见:“臣妾参见皇上。”

“嗯。”同样一身明黄装束的皇帝打量着眼前的小皇后,这身最能显示天家皇室风范的皇后装束,被她压的紧紧地,丝毫不觉突兀:“一起进去。”

身后的从人因为帝后二人一同来临,便显得异常臃肿起来。

站在丹陛石边,位列第一的乐文翰终于在女儿出阁半年之后第一次见到了她。隔得有些远看不真切,但是女儿分明就是母仪天下的气势。果然如凌恪所说,长高了好多。

帝后二人进了奉慈宫正殿,皇太后端坐在宝座之上。身边的雁翅下,一溜的嫔妃女官正等着他们莅临。

皇帝打头跪下,乐晖盈后退一步跪在他身侧。余下的妃嫔循着每人的品秩依次跪在乐晖盈身后,给皇太后行了大礼。

同样是盛装打扮的皇太后满脸笑意,吩咐帝后先行起身。随后到底是受完妃嫔们的大礼叩贺。

“臣等恭贺皇太后千秋万寿,太后千岁!”妃嫔们起过身,帝后奉着皇太后出了正殿走到殿外。

丹陛下的大臣立刻在赞礼官的赞礼声下行三跪九叩大礼,山呼万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