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 小说 小说完结版 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健气受

更新时间:2021-01-16 00:03:32

《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 小说 小说完结版 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健气受 连载中

《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

来源: 作者:545651986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乐毅,樊雨然

545651986新书《倾天下,农家医女不好惹》由545651986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乐毅,樊雨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乐毅带着一身酒气,一步一晃地来到马厩,却见樊雨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乐毅带着一身酒气,一步一晃地来到马厩,却见樊雨然竟百无聊赖地编着稻草人玩,只觉心痛,红着眼睛大笑三声。

原来,一切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自始至终

只有他一人寝食难安!

只有他一人相思难赋!

只有他一人深情难舍!

“好!好!”乐毅粗暴地夺过樊雨然手中的稻草人,狠狠地扔在一边,抓着她的衣襟强迫她靠近他,忍痛叹道:“樊雨然!我真是小瞧了你!竟能让全军为你求情!好!你心中住着乐桐,住着燕军众将士!那我乐毅呢?你将我乐毅置于何地?我乐毅一片痴情,在你这里,当真就一文不值?”

樊雨然蹙眉,目光温润如水,强忍着心中翻涌的哀伤,只当乐毅喝醉了,关切地说:“上将军,军中严禁饮酒,上将军还是......”

“回答我!”乐毅双目通红,揪着樊雨然的衣领一声暴呵。

樊雨然凄然地望着乐毅布满血丝的双眸,整个人像是跌进了无尽的深海,只觉全身的气力都被抽开,缓缓说道:“上将军厚爱,雨然......愧不敢当......”

乐毅眼中的星火暗了下去。

呵,什么愧不敢当!推辞罢了!搪塞罢了!

乐毅眼眸颤抖,浓浓地荒凉自心底蔓延至全身,爬上他的眼角,化成了一层柔光。

可他不甘心!

乐毅红着眼睛,揪住樊雨然的衣襟,放下最后的尊严,用几近哀求的声音颤抖着说:“若我说,你当得?”

樊雨然一阵颤栗,睁大了眼睛望着他,心中犹如万蚁啃噬,疼得要滴出血来。

她强忍着鼻尖的酸楚,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是泪水如同脱缰之马,越聚越多!

她何尝不想?

想弃掷一切,埋在他肩头大哭一场!

想伴卿身侧,看他指点天下驰骋疆场!

想这一生一世,为他素手调汤红袖添香!

可是她不能!

她樊雨然是谁?是太子细作!是来杀他乐毅的刺客!是心机算尽的卑鄙小人!

樊雨然流着泪,粲然一笑,说:“雨然,不配!”

乐毅眼中的希翼如同油尽的灯火瞬间熄灭,取而代之的是说不清,道不尽的悲痛、恨意和决绝。

“樊雨然!你好狠的心!我当初就应该一剑杀了你!”乐毅咬着牙,一把推开梨花带雨的她。

乐毅忍着滔天的怒意挺直身形,丢下一句:“既不配,明日一早,离开军营罢!”

说完,再不想看她一眼,大步离去。

徒有樊雨然一人跌坐在冰凉的地面上,流着泪水凄然而笑。

锥心之痛,大抵如此......

樊雨然难过的几近窒息,明日一早......离开军营......,泪水模糊了双眼,樊雨然抬头望向夜空中破败的残月,哑着嗓子,流着泪,低声啜泣道:“爹爹,雨然知道,雨然所做一起,实非爹爹所愿,可雨然别无选择,今日,求爹爹,就让雨然,任性一回......”

樊雨然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胡乱抹去满面冰凉的泪痕,心中已做了决定。

乐毅将军,雨然跟你赌一回,就赌雨然一颗真心!

若将军赢了,雨然韶华倾付,生死都交由将军,此生无怨无悔!

若将军输了,雨然离开军营,陪爹爹一同赴死,此生再不相见!

樊雨然微笑着,盈盈地,站在了那风口之上。

她衣袂飘飘,犹如一朵盛开的罂粟,美丽而妖冶。

清晨,樊雨然睁睁沉重的眼皮,还没看清自己在哪,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难受的要命。

揉揉迷迷糊糊的眼睛,竟见乐毅黑着一张脸,怒目瞪着她,吓得樊雨然顿时清醒了过来。

乐毅拉着脸冷哼了一声,抬手向樊雨然额头探去,还好,似是退热了。

昨晚,不到半夜便起了风,冷风带着刺骨寒意吹得军帐呼呼作响。

乐毅自是未眠,瞪着眼睛在军帐内踱来踱去,强忍着不去看她,踱着踱着,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向帐外去了!

乐毅干脆暗骂自己一声,大步向马厩而去。

火把上燃着的火苗被寒风吹得几近熄灭,映着微弱的烛火,樊雨然瘦弱的身躯躲在墙角缩成一团,生生撞进乐毅眸中,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插在了他心上。

乐毅咬着牙,死死地攥着拳,硬邦邦地问:“喂!冷不冷?”

只要她说冷,不!只要她开口说话,他便原谅她,便带她回去!

可是缩在墙角那人没给他半分回应。

乐毅拧着眉上前两步,唤道:“雨然?”

似石沉大海,樊雨然就是不曾开口。

乐毅忍无可忍,大掌向她探去,却在碰到她身躯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的身体,烫的吓人!

乐毅疯了一般叫着她的名字,疯了似的地将她抱回军帐,又不管不顾地把老军医从被窝里拎了出来,一路拖着给樊雨然瞧病。

这一折腾,就是大半夜。

乐毅始终拧着眉,盯着樊雨然攥在手里的稻草人看了许久,再望着她苍白如纸,毫无血色的面颊,只觉后悔不迭,肝肠寸断。

妖女!

妖女!

樊雨然揉揉胀痛的额头,看清了自己在哪,滴溜溜的眼睛瞅了瞅阴着脸的乐毅,又瞅了瞅床边自己编的两个稻草人,大概猜到了事情的始末,讨巧般笑了笑。

乐毅将军,看来,是雨然输了......

输的心服口服,输的心甘情愿!

乐毅将军,雨然既然许诺,便守诺。

韶华倾付,从此生死都交由将军!

乐毅双眼布满血丝,深深地望着她,恨不得将她吸进去,关一辈子!

樊雨然扒着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睁着黑亮亮的眼睛,对上乐毅深邃的目光,一本正经地说道:“上将军,你说,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上将军也老大不小的了,又常年在外征战,身边也没有更为合适的女子......要不然,委屈委屈,从了雨然罢?”

“好。”

“当真?”

“当真。”

“不悔?”

“不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