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射雕之剑破红尘》灭魂vs剑破红尘 第十章 花花世界 射雕之剑破红尘18禁

《射雕之剑破红尘》灭魂vs剑破红尘 第十章 花花世界 射雕之剑破红尘18禁

发布时间:2020-08-03 04:03:1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木火闲道 状态:已完结

《射雕之剑破红尘》由网络作家木火闲道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彭连虎,李轩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如今正是大宋宁宗嘉定十三年,大宋偏安江南一隅,此时江陵府不靠边境,这几年未受战火波及,因此街面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一派热闹繁华

《射雕之剑破红尘》 免费试读


如今正是大宋宁宗嘉定十三年,大宋偏安江南一隅,此时江陵府不靠边境,这几年未受战火波及,因此街面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这是李轩风这辈子第一次真正走近宋朝市井小民的生活,他走走停停,兴致盎然,看什么都看不够一般。逛罢街市,寻了一处酒楼用过饭食,李轩风便向人打听王家庄的所在。王家庄在江陵府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庄主王彭老爷子乐善好施,急公好义,江湖人称“仁义孟尝”,王老庄主今年到了七十从心所欲的年纪,心血来潮广邀亲朋,李轩风这次就是代表师门而来。

王彭见了“全真云阳子”的名剌和全真教贺礼,心下一惊,慌忙迎了出来,心中却想“全真教有云阳子这号人物吗?莫不是全真教中的什么隐士前辈来捧场了?”到门口一看,只见一个年纪甚小的小道士正立在那里,王彭奇道,“这位小道长,不知你家师尊何在?”他见李轩风年纪甚小,只当他是随行的小道童。李轩风稽首道“贫道乃全真三代弟子,道号云阳子的便是,奉家师长生子之命,特来给王前辈祝寿。”王彭眼珠子险些没凸出来,心中想道“这小道士生的倒是唇红齿白,只是年纪如此小,看上去也是弱不经风的模样,不知怎的蒙混了个道号,莫非大有来头,连全真教也避让三分?”王彭心中惊疑不定,面上却也多了几分郑重,将李轩风迎了进去坐下。

过了不久,人渐渐的坐满了,“各位!各位!静一静,听我说!”一个中年男子笑吟吟的走到最前面说道“家师今天七十大寿,承蒙各位好朋友前来捧场,敝庄上下感激不尽!”中年男子内力甚健,用内力将话语送出,就是坐在角落里的人也都听听清清楚楚,旁边有人低声说道“久闻王老庄主首徒‘崩雷手’丁坚功力深厚,已有青出于蓝之势,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啊!”旁边众人都点头称是,李轩风心里也暗赞一声,这中年人目中神光隐隐,只怕已接近后天中期境界,确实可当得起高手二字,看来天下英雄中人才济济,自己以后行走江湖万不可掉以轻心。“各位好朋友请随意,今日大喜日子咱们不醉不归!”众人哄然答应,呼朋唤友热闹起来,老寿星王老庄主在丁坚的陪同下也带着弟子们开始逐桌敬酒。

李轩风本想趁着人多,可以多交结几个朋友,哪知人家见他是个十岁出头的小道士,瘦的跟豆芽菜似的,功力再高也有限,他来的也早,老庄主亲自将他迎接进来并无人看见,因此众人只道他是不知哪里钻来打秋风的野道士,连一个笑脸都欠奉。李轩风自觉无趣,心道“自己名声不彰,也难怪无人愿意理会自己。”略吃了几口菜,便想起身回去。

李轩风刚刚站起,就听旁边桌子哗啦一声,已经翻了肚皮,一人怒声吼道“你这鹰犬,到了这里还如此嚣张,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么!”不远处王老庄主只当有不开眼的闹事,脸色一沉,带着弟子疾步走了过来。

“原来是‘铁罗汉’莫山莫大侠,是否敝处招待不周?如有怠慢之处还请明言。”丁坚脸色极其难看,沉声喝道。那铁罗汉莫山咧嘴一笑,却不看丁坚:“还请王老庄主莫怪,在下见到朝廷鹰犬一时气愤,今日之事却不是冲着王家住而来,不想打扰了老庄主的雅兴。”“朝廷鹰犬?”众人一听顿时大哗,全都围了过来。只见铁罗汉身前当先一人却是风云镖局总镖头熊开山,正作势护住后面十几名神情剽悍的汉子。

铁罗汉指着熊开山大声怒骂道“还不将灵药拿出来?”对众人拱拱手道“这熊开山同属我武林中人,却自甘下贱去跟朝廷鹰犬沆瀣一气,我等兄弟前些日子得知四川狗官王坚托了风云镖局带着灵药十几颗前去给贼丞相史弥远送贿,那史弥远是何等人?每日里只知苟且偷安,对百姓也不见他有丝毫作为,我等心中有气,心想这贼丞相害人不浅,每日里只知搜刮民脂民膏,这次我们就搜刮他一把,得来的灵药还可以造福武林同道,没想到这熊开山真是天生的狗腿子,他只推说灵药早暗中送走呈给了史贼,续命灵药交给史贼做什么?让他多活几日多害死几个武林同道么?”说着上前揪住熊开山边打。

众武林人士一听也均是义愤填膺,跳出几人叫道“你们这帮狗官兵,打敌人不行每日里就知道欺负小民,今日就让你们晓得厉害!”说着下场去帮铁罗汉。那十几人中只有熊开山精擅小巧腾挪的武林功夫,但是双拳难敌四手,片刻功夫十几人均被打倒在地,铁罗汉几人犹不罢手,直将他们打的鲜血长流,然后遍搜全身,终于在他们身上极隐秘处搜出了十几颗药丸。

铁罗汉狠狠啐了那些军汉一口,开口说道“今日王老庄主大喜,只是给你们这些为虎作伥的东西一个教训,下次再被我撞上,一拳一个打死你们”说着起身向众人笑道“咱们莫被这些狗娘养的贼配军厮杀汉坏了兴致,一起搭把手将他们扔到外面臭水沟去吧,让他们也自食恶果。”众武林人士哄然应是,均道“这些朝廷鹰犬个个该死,熊开山为虎作伥,这下子失了东西可不就算是自食恶果,正好给他个教训,让他知道跟武林同道做对的下场。”

王老爷子脸色极其难看,嘴唇蠕动几下最后却还是没有说话,丁坚却看不过眼,大声喝道“莫大侠,今日是我师傅大寿之日,有什么事不能等下回头再讲?你这么殴打我王家庄的客人,真视我王家庄为无物么?”莫山嬉皮笑脸道“在下哪敢?王老爷子和丁大侠的威名在下一直仰慕的很,只是这些狗贼并非是王老爷子邀请而来,严格来说不算王家庄的客人吧?朝廷狗贼一直跟我武林同道做对,今日顺便逮住机会教训教训这些朝廷狗贼,王老庄主也是武林中人,想来不会反对吧?等我们把他们扔出去咱们继续吃喝,在下定来向王老庄主陪酒道歉。”王老爷子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但也不好当着武林同道的面说自己心向朝廷,当下冷哼一声并不言语。熊开山脸上热泪长流,喃喃道“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今日就不该来这寿宴贺寿。”旁边有人上前踢了他一脚,恨声道“你甘愿做朝廷走狗与我武林中人为敌,现在才知道后悔,不嫌晚了么!”

铁罗汉一声招呼,众人上前抬起熊开山和军汉们就走,李轩风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心想“这王老庄主不管年轻时候如何英雄,老了子孙满堂毕竟顾虑多了,就算回头他教训了那不开眼的莫山,以后也不免要被朝廷诘难了。”面上只是微微冷笑,他心中对那莫山甚是不耻,脚下并不随众人挪动步子,大家一走,顿时把他显了出来。

铁罗汉正沉浸在自己一呼百应的号召力里爽的不能自己,蓦地见了李轩风脸上正满是掩饰不住的嘲弄和冷笑,心中顿时大怒,喝道“你这贼牛鼻子,只管在那里傻笑什么?”李轩风暗暗想到“正愁没机会让大家认识自己,这夯货就跳出来跑龙套了,自己不狠狠揍他一顿岂不是白白辜负了他这番好意?”

他也不动怒,淡淡说道“没笑什么,只是因为知道一些事情,所以觉得这事儿很蹊跷。”众人一听均扭过头来看他,铁罗汉面上浮现了一丝慌乱之色,大声喝道“有什么蹊跷?你是否是我武林中人,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你莫不也是朝廷鹰犬?”李轩风见他慌乱,心中更加肯定,也不回答他的话,只是转身招呼众人先将被打的破麻袋般的军汉们放下来。铁罗汉见他倨傲,心中更是怒极,双掌一翻,一招“野马分鬃”直扑李轩风后心,口中大叫“我杀了你这鹰犬!”存心想给他一个好看,谁知李轩风脑后就像长了眼睛一般,转身双臂一荡,也不见怎么动作就已经抓住铁罗汉的双腕将他悠了出去,用的正是全真剑法中“星河鹭起”演变而来的招式。

众武林中人一见他还手,均以为他真是朝廷探子,发一声喊就想上前围殴他,李轩风展开神识查看,这些人中还真不乏好手,很多都是大周天后期阶段,就是后天中期境界的高手竟然也看见几个,要是真动起手来,自己十有八九要被揍成猪头。他赶紧喝道“贫道并非朝廷中人!”旁边王老庄主终于不再装死人了,慌忙拦住众人道“此乃全真云阳子,并非朝廷中人!”

“全真教?”众人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人家全真教玄心正宗,执掌武林牛耳,是纯的不能再纯的武林中人,而且全真教向来护短,自己还是看看情况再说吧。

李轩风扶起熊开山,微微笑道“熊镖头,贫道全真云阳子,想问你几句话,想必各位武林同道也有兴趣知道,不知您可愿意回答么?”熊开山苦笑着抹了抹嘴角鲜血,“只要能回答,老夫一定知无不言。”“请问总镖头,这王坚将军送礼,事情肯定隐秘,铁罗汉是怎么知道你们护送灵药的,这其中内情你可知道么?”熊开山犹豫片刻,心一横道“老夫再知道也不过了,说来也是老夫引狼入室,那日老夫等人护送灵药出川,休息时于路旁林中碰到了这铁罗汉,当时他被人打的奄奄一息,铁罗汉平时名声不错,同为武林中人,老夫不忍见他就此死去,就拿了王将军赏给老夫的一颗灵药喂给了他。这铁罗汉

射雕之剑破红尘

作者:木火闲道类型:仙侠状态:连载中

《射雕之剑破红尘》由网络作家木火闲道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彭连虎,李轩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如今正是大宋宁宗嘉定十三年,大宋偏安江南一隅,此时江陵府不靠边境,这几年未受战火波及,因此街面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一派热闹繁华

小说详情